手机端

薛蛮子: 不投刚毕业的创业者

薛蛮子

作为著名天使投资人,薛蛮子非常乐意分享。在他看来,只有让创业者更了解天使投资,更多人参与天使投资才能培育出更多的“种子选手”企业。为此,在他和徐小平等天使投资人的推动下,成立了天使会,发挥平台作用做一些科普工作,推动创新与创业。

#re#

在天使潮的背景下,就如何挑选创业者等相关问题,薛蛮子接受了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专访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像你这样做了多年天使投资的人物近两年才热起来,同时天使投资机构化趋势明显。这对于中国天使投资和创业会带来哪些影响?

薛蛮子:越来越多的人做天使对于创业者肯定是好事情。事实上,过去大量资本进入PE,拼的是关系,挤独木桥。现在一些人转向更广阔的天使阶段,这是比较理智的。

至于天使机构化的问题,要看你怎么看。在硅谷,一些上市公司的高管也会每个月聚在一起交流分享,这种机构一般是虚拟的。天使从本意来讲还是个人行为,行业有“4F”?主Founder(创始人)、Family(家庭)、Friends(朋友)、Fools(傻瓜)?著之说,也就是说只投熟悉的人或信任的人。其实真格基金更多的是体现了徐小平的个人行为,机构化在一定程度上是抱团的行为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目前创新工场这类孵化器明显增多了,你怎么看这类天使投资?

薛蛮子:李开复老师主导的创新工场有得天独厚的资源,他熟悉全球互联网的趋势,并且在这些领域人脉资源丰富,并且对行业进行研究,能发现一些在国外已有而国内还没有的项目,并且能聚集一批年轻人,他的成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复制的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作为中国知名的天使投资人,你关注的领域有哪些?

薛蛮子:行业没有限制,中国一些传统行业也有机会,比如矿山、石油、太阳能、教育、医疗、IT和互联网行业都有涉及。当然对于一些不太擅长的领域也会找行家帮着看,或者是几个哥们一块儿都放点钱。关键的是这个行业是我看好的,比如针对苹果和安卓系统做培训的公司,这两家都有投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一些天使投资人喜欢占大股,每笔投资也不同,你是怎么估值的?

薛蛮子:我没有什么定论,从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都有投。但有一个原则就是不控股,一般只占10%~30%的股份。要让创业者赚大钱,投资人赚小钱。我看到一个案例,行业天使进来之后占了51%,然后第二年就把创业者赶走了,最后这家已有9家连锁店的公司没撑过一年就关门了。这种控制的运作模式确实有一些问题,不信任就不要投。其实,天使投资最重要的不仅是钱,而是带来的人脉、给创业者背书、在业务规划和战略方面的帮助等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天使投资就是投人,你是怎么找到信任的创业者?

#ad#

薛蛮子:与其谈概念和模式,不如看团队。有几个关键词,如诚信、智商、情商和经验。如果不诚信有能力也不会投;智商是判断力,有判断力还要能听得进别人意见;情商就是能不能洞悉市场需求、管理好员工和处理好人际关系;喜欢有经验的创业者,刚毕业的创业者不会投。

《中国经营报》:听到一些案例,创业者与天使投资人关系搞得很僵,最后创业者还出局了。如何防范这类风险?你有无失败案例?

薛蛮子:失败案子当然有,但不是创业者不诚信的问题,而是行业和方向的问题。信任创业者很重要,并不是一味的盲目信任。比如创业者有品质问题,拿天使的钱做其他的事情等就应该离开。谈到防范,其实很难的,合同约束也是防君子不防小人,关键是相互沟通。

推荐
热门推荐

联系我们|rmburl.com All Right Reserv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