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东生

李东生

摘要:新世纪十年,对于李东生而言宛如坐了一此过山车:从光辉顶点一路下坠,然后再绝地重生。如此经历,不论是对于一名企业家,还是对于一家立足中国制造的企业,都极不平凡,而炫丽的过程所留下的经验和教训也因此显得弥足珍贵。

#re#

李东生的故事有很多,但是从那个关于鹰的故事说起最为合适。

鹰是世界上寿命最长的鸟类,它一生的年龄可达70岁。要活那么长的寿命,它在40岁时必须做出困难却重要的决定。这时,它的喙变得又长又弯,几乎碰到胸脯;它的爪子开始老化,无法有效地捕捉猎物;它的羽毛长得又浓又厚,翅膀变得十分沉重,使得飞翔十分吃力。此时的鹰只有两种选择:要么等死,要么经过一个十分痛苦的更新过程——150天漫长的蜕变。    

蜕变之前,鹰必须很努力地飞到山顶,在悬崖上筑巢,并停留在那里,不得飞翔。鹰首先用它的喙击打岩石,直到其完全脱落,然后静静地等待新的喙长出来。鹰会用新长出的喙把爪子上老化的趾甲一根一根拔掉,鲜血一滴滴洒落。当新的趾甲长出来后,鹰便用新的趾甲把身上的羽毛一根一根拔掉。 

5个月以后,新的羽毛长出来了,鹰重新开始飞翔,重新再度过30年的岁月! 

2006年6月14日,一篇《鹰的重生》震动整个TCL,乃至整个中国商界。

工科出身但酷爱文史的李东生,以这篇发表在内部论坛上并最终传遍社会的文字,如同他曾使用过的电焊,灼击、熔化,再融合,开启了TCL和他本人的重生。

五年后,2011年1月5日,李东生面对众多媒体,庄重宣告:鹰已重生。

他说,难关已过,并购达到了预期,国际化道路愈发明朗。

蓦然回首,他已陪伴TCL走过了风雨30年,历尽大起大落,人愈发沉稳,容颜亦渐老,但意气风发,似胜往昔。

起落商业路

2004年1月,法国总理府,TCL与法国汤姆逊公司正式签署合资协议。3个月后,TCL又宣布收购阿尔卡特手机业务。

李东生的名字立刻传遍全球。《时代》周刊、CNN“25名最具影响力商业领袖”之一、《财富》杂志封面人物、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,荣誉接踵而至。

就在TCL宣布两个并购后不久,发生了一个日后常被提起的故事。有“全球第一CEO”之称的杰克·韦尔奇访华,被安排与李东生同台论道。戏剧性的是,李东生刚刚收购的汤姆逊彩电业务,正是杰克·韦尔奇14年前卖给汤姆逊公司的。

踌躇满志的李东生,向杰克·韦尔奇请教如何能让汤姆逊的北美业务扭亏为盈。没想到老先生回答;“我当时赚不了钱,就把它卖掉了。我没有任何的方法让这个业务再赚钱。”他同时说,“李先生要帮助汤姆逊扭亏,肩负起了一个具有全球意义的重大挑战。”现场观众一片掌声,为接到任务的李东生敲响战鼓。

李东生信心满满,在此次对话2个月后即召开新闻发布会,宣布要在18个月内完成杰克·韦尔奇口中的“全球意义的重大挑战”。然而,不到18个月,他跌入了谷底。

2005年,是李东生在TCL的第二个本命年。他没有意料到,跨国整合的难度会这样大,也没有料到,国内的手机业务也会出现逆转。

那是一段灰暗的日子。连续的巨亏如同海啸,不断的坏消息让他寝食难安。2005年,李东生的体重短时间内足足减了20斤,35英寸的裤腰成了32英寸。某次电话,一向儒雅的李东生濒临崩溃,竟将餐厅的酒杯和碗碟摔个粉碎,现场所有人目瞪口呆。

痛定思痛,一系列的措施使得局势暂稳之后,李东生开始了更高层次的反思。他找到了问题的所在,这些他一直都知道、但却没有认识到危害性、也没有勇气去指出的问题必须解决了。

如文章开头所述,2006年6月,李东生以沉重而决绝的心情,写下了《鹰的重生》一文。借用鹰在40岁时脱喙、断趾、拔羽以获重生的故事。

该文被贴在TCL的内部网站,很快引来超过2万条的跟帖。不少员工彻夜回帖,热泪盈眶,有的回帖甚至长达万字。李东生开始重塑TCL。

随着这篇文章开始的,是TCL企业文化的重塑,从温情管理转向制度化生存。随后的三年扭亏期间,很多创业元老退了下来。那段时间,重感情的李东生仍然存在心魔,但他知道自己必须挺过这样的煎熬。TCL誓师大会,李东生混在基层员工中间,与他们一起高声呐喊,那是对企业重生希望的欢呼,更是战胜自我的欢呼。

着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在TCL企业史《鹰的重生》序言中说,诸如“诸侯文化”、“胸怀第一、规矩第二”这类曾经赖以打天下,后来却成为建设现代企业绊脚石的老办法、老机制,曾经困住了许多中国企业。但TCL和李东生没有望而却步,而是采取适当的办法对这类问题进行妥善处理,“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。”

这几年,随着房价的飞涨,诸多企业进军房地产,实业成为了圈地的借口。凭TCL脱胎于国企这一层关系,拿地不会是问题,但TCL只有非常少的房地产项目,李东生固执地保持着对家电产业的专注。

三年扭亏,凤凰涅槃。2009年,李东生因为率领TCL从巨亏中走出,再次登上CCTV年度经济人物的舞台,和柳传志、李书福等人一起,获评“十年商业领袖”。

又经过两年的稳健发展,2011年1月5日,李东生面对外界庄严宣告:鹰已重生!

李东生说,并不后悔这两个并购,但如果再来一次,会做得更好,比如,他会选择资本市场融资,而不是后来造成资金紧张的银团借款方式。他坦承当时的自己太过自信。

#ad#

但“国际化是必由之路,早晚要走,不如早走。”经历挫折之后,如今,国际业务已经带来了40%的盈利,李东生认为目前的TCL,国际化战略获得了阶段性的成功。

曾经踌躇满志要在18个月完成“全球意义的重大挑战”的李东生,如今是否敢对韦尔奇说一句:“嘿,你给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。”

听到这个问题,李东生笑了:“再给我一段时间,不会太长,等我做到全球第一的规模,我会在杰克·韦尔奇先生面前更有底气。”

[page]

再入“赌局”

就在从国际化并购的蹒跚和挫折中刚刚调整好步伐和内息的同时,外表沉静但是内心却如此不安分的李东生,又开始了下一次的自我挑战。并再一次站到了人生的关键时刻。

#re#

2011年8月,深圳市历史上单笔投资额最大的项目——深圳华星光电8.5代液晶面板项目,首期设备已经正式投产启动。该项目注册资本为100亿元人民币,其中TCL集团出资55亿元人民币,占注册资本的55%股份,深超科技出资30亿元人民币,三星电子出资为15亿元人民币。

这个将耗资245亿元的项目,是TCL又一次在旁观者看起来胆战心惊的“豪赌”,如果赢了,将对TCL打通液晶显示全产业链,提升TCL在液晶电视全制程能力提供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,让TCL彻底摆脱受困于上游面板控制困扰,甚至促进中国整个彩电产业的竞争力提升;而如果输了,TCL还能不能有另一个5年再次恢复元气,将是个让人担心的话题。

短期来看,投资面板业是没有任何问题;但从5-10年以上的长期来看,这确实是一场令人忧虑的赌博,毕竟技术创新的速度是无法准确预测和估计的。

这样的局面李东生不可能不知道,但是他更相信“不去做永远没有机会,去做了至少可以争取到机会”。李东生在这个问题上体现出了非常明确的价值观取向。

“我相信,中国彩电企业超越日本企业的时机已经成熟。”李东生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。他认为,作为日本彩电大佬的索尼一直亏损了7年,其根本原因就在于失去了对上游面板的控制,而这正是李东生感觉超越日本的底气所在。而回顾一下中国彩电业的发展,在CRT时代,不也正是由于引进了显像管技术到中国,才带来了中国彩电业特别是TCL在CRT时代的辉煌吗?

“掌握液晶面板等上游技术,不仅仅是意味着掌握全球彩电业的话语权。”李东生这样说道,“更关键的是赢得了创新的空间,整个产业链你能够掌控的越长,技术创新的空间也就越大,这些都能够带来企业竞争力的改善和提高。”

李东生给予了8.5代液晶面板生产线极高的重视程度,将8.5代线作为TCL下一步发展和飞跃的支点。一方面,在整个集团架构上,由原来的“4+2”调整为“4+6”,其中最显著的调整就是将8.5代线项目提升为集团的4大主产业之一;而另外一方面,李东生也希望能够借助于8.5代线的崛起,能够复制出在CRT时代彩电发展的轨迹,重新塑造TCL的辉煌。

很明显,8.5代线对于TCL来说,已经成为了决定企业未来走向的胜负手,如果能够快速全面投产,发挥TCL集团内整体协作能力和产业链之间的配合,必将会成为TCL重新崛起的重要助推剂;反之,如果TCL对整个产业以及集团内部协调稍微疏忽,8.5代线也将会成为TCL发展中一个巨大的“面板包袱”。

为什么TCL在上一个挑战的伤痕刚刚愈合的时候就发起了又一次的冲击,在人们上次的质疑被印证之后,又一次顶着更多人的质疑继续前进。这,或许已经不是个战略和战术层面的问题了,而是个领导人性格和企业基因决定的命运的。

“折腾”人生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企业领导者的性格对企业的影响巨大的。

如今,TCL=李东生,已经和联想=柳传志、海尔=张瑞敏、万科=王石一样,这些人已经成为了和他们的企业密不可分的标签式和标志性人物。作为中国第一代企业家,很多人比如柳传志、张瑞敏、王石等都基本已经退居二线,特别是李东生的同学——创维的黄宏生、康佳原掌门人陈伟荣等也早已过上了闲云野鹤般的生活,而只有李东生,依然在企业的第一线往来冲杀。

虽然李东生算是第一代企业家中年纪最轻的一位,但是其目前的工作强度与年龄也多少有些不相符。据说,其在过去年之中只有一周时间与几位企业家去了次西藏,之后只有一次因为生病休息了一天。而其他的周末和假日对他来说一律等于不存在。

这种勤奋的结果,是在世人的眼中,让外表平静敦厚的李东生成了一个特别能“折腾”的人,从企业的改制、到国际化、再到今天的8.5代线的大赌注,再到TCL在国内电视产业不断成为新概念的发起者,比如互联网电视、3D电视、智能电视等。

李东生的每次“折腾”也几乎成为了当时那个时代的标志性事件,改变了当时很多企业的传统做法。比如TCL的渐进式改制,既保证了国有资产的增值保值,又使得企业得到了快速迅猛的发展,成为了当时国企改制的范本;TCL的国际化,作为第一个“吃螃蟹”者,获得了收益,虽然也走了弯路,这些近距离的经验和教训,也成为了很多中国企业国际化进程中或者勇敢或者谨慎的论据;而这次8.5代线的成功建设,犹如当年中国彩电业引进显像管技术,美的引进压缩机技术一样,也必将会彻底改变中国彩电业在世界彩电板块中的地位,成为中国彩电业历史进程中的里程碑事件。

李东生的“爱折腾”主要是来自对心中目标的不放弃。1987年,30岁的李东生去日本、欧洲去考察,看到欧洲的百年企业,感到非常震撼,“中国未来也必须有这种国际化的企业”——这句话一点也不激情,但李东生说自己在心里叨念了20多年。其实,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,李东生常讲的“实业报国”似乎显得有些土了,可是他说起来却依旧兴奋如初。

经历了从人生最辉煌的顶点一直下坠,直至今天的重生和再次发起挑战。“我觉得国际化并购这几年的艰难历程,个人的心理状态能够承受的压力的确更强了。”李东生笑言,“其实做企业远大的目标、良好的韧性和能抗压的性格,这几点是很重要的,关键时刻还是要敢挺住,也能挺住。”

不久前李东生与几位企业家朋友的那次西藏之旅,最后一天在海拔5300米左右面对一座冰川的时候,大部分伙伴都说:“别爬了吧,太高也太累了。”只有李东生死活不同意,却执意坚持要爬,甚至声言“你们不爬那我就自己爬。”

#ad#

“我是他们中年龄最大的一个,结果不仅仅我爬上去了,其他人自然也不好意思,结果大家就都爬上去了。”李东生说着句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很自豪的笑意。

(文/郑欣宇   责任编辑 黎昕) 

以上文章由合作伙伴品牌投资网整理编辑提供